之前介紹過一篇有關現任板橋地方法院少年調查官(保護官)盧蘇偉的故事,今天我們來看看他給我們的另一篇分享!

 

盧蘇偉開講:天下沒有笨的小孩
2010-04 天下雜誌-本文摘錄自《陪孩子走對的路》,更多精彩內容,請上天下網路書店

盧蘇偉的成長歷程非常獨特。他小學五年級才學會認字,國中念特殊教育班,大學考了五次,最後他以第三名從警察大學畢業,並成為地方法院的少年保護官。這樣一個父親,面對自己有學習障礙的小孩,他送給孩子人生的三個禮物會是什麼呢?

 

我始終相信一句話:「絕對沒有笨的小孩,只有不一樣聰明的小孩;也沒有學不會的小孩,只有學習方法不同的小孩。」

我的孩子考試考不好從來沒有哭過,他覺得只要把失去的分數找回來,把不會的學會就可以了。可是他的記憶能力非常差,尤其識字是他最大的障礙。我們還特別為這個孩子成立一個基金會,研究學習方法,但研究出來的學習方法,幫助別的孩子都有效,幫助自己孩子居然都沒用。

 

教孩子識字:拆解字的故事

我們研究小組有一個成員田教授,有一天我問田教授,我的孩子不知道還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教他。他說:「你的孩子非常喜歡聽故事,你有沒有試著把字拆成故事講給他聽?」我回答:「字就是字,怎麼拆成故事?」

譬如「聽」這個字,我孩子從來沒有學會,每次不是落這個就是落那邊,從來沒有寫全過。田老師就跟我說這個字,你要你孩子寫了一百遍大概也寫不會,你可以試著用下面的方法跟他解釋:從前有個國王耳朵愈長愈大,一直到十四歲,有一天心裡面有聲音說:「為什麼我耳朵很大?因為我是國王。」

沒想到我對我孩子這樣講的時候,他居然跟我說:「爸爸,字好有趣哦,每個字都有故事嗎?」我說每個字都有故事啊,譬如說孝順的「孝」,是從前有個土包子,因為孩子不乖,拿著棍子打他,叫他要孝順啊。那教育的「教」呢,是土包子拿著棍子打孩子,叫他要孝順的時候,有個人在旁邊說教得好、教得好。

我孩子就這樣把很多丟掉的字全部找回來了,這也讓我想起,我媽媽小時候教我識字的過程。

我媽媽完全不識字,那時候因為我生病,有一段時間她都要陪我去上課。每次我媽媽都跟我說:「為什麼我都學得會了,你還學不會?」有一天我在寫「馬、鳥、寫」這三個字的時候,我媽媽沒有辦法了解,這些字明明都不一樣,為什麼我會認為都一樣。

我媽媽問我一個很關鍵性的問題:「你是卡在那裡啊?」我說:「他們都是大屁股,下面都四條腿,所以他們都是馬啊。」我媽媽回我:「馬你的頭啦,那裡是馬。」他拿紙一遮,馬的脖子有鬚鬚,小鳥的嘴巴尖尖的,會寫字的人都是當官的,都是帶帽子的。沒想到我媽她教我一次,我一輩子都沒有忘記,後來我媽媽就很會教了。

有一次遇到「尚、常、掌」這些字,我又認為都一樣,我媽媽問我一樣在那裡,我說:「他們都戴國王的帽子,都穿一樣的衣服,肚子都貼了一個沙隆巴斯。」結果,她跟我說:「這個『尚』還沒有穿褲子,這個『常』褲子燙的很直,褲子直直的,你有沒有看到這個褲子皺巴巴,這個就是『掌』。」

我始終相信一句話:「絕對沒有笨的小孩,只有不一樣聰明的小孩;也沒有學不會的小孩,只有學習方法不同的小孩。」可是孩子的優勢能力在哪裡?需要什麼學習方法呢?其實我們用了很多學習測驗的方法,測出來的東西未必真實。父母親堅定永不放棄的態度,更重要的是讓孩子全力以赴的去努力,每個孩子的優勢能力就都能夠被激發出來。

我的孩子不是這樣一教,馬上奮發向上,馬上名列前矛,沒這麼好啦。他是到小學四年級,才跟上同學,平常都考二十分、三十分。我考零分我爸爸都說是好分了,考二十分、三十分當然是好分啊。我孩子從來沒有哭過,因為我每次都跟他講,你考幾分雖然很重要,但更重要的是把失去的分數找回來,把不會的學會。真正的考試只有二個,一個是學測、一個是聯考,其他的考試都是為了這兩個考試所做的練習;你練習的時候失去分數愈多,真正考試的時候,你就可以贏得更多的分數。

可是二年級的時候,有一次他拿著二十分的考試卷,沿路哭著回來,問我說:「我是不是笨?爸爸你老實告訴我是不是笨?」我當然不能說我孩子笨,我說:「你的聰明跟別人不一樣,而且更特別的是,你的聰明用不在考試跟讀書上。」但他還是一直吵:「爸爸你老實說,你不要再騙我了。」我說:「你是怎麼發現這個極機密的事情啊?這沒有幾個人知道,你怎麼會知道呢?」他說同學都九十分一百分,班上只有一個人不及格,那個人就是他,而且只有二十分。

看到孩子這樣子我真的蠻難過的,如果他真的笨的話,也是這個笨爸爸所生的笨孩子啊。坦白講,如果我知道結婚生出來小孩會這樣,我絕對不敢生小孩。很多人問我怎麼只生一個孩子,各位想想看,你生出這樣一個很特殊的小孩,你敢生第二個嗎?有人說第二個可能運氣好一點,可是如果第二個運氣也不好怎麼辦?我很清楚我跟我太太二個人窮其一生的力量,只能照顧一個這樣很特別的小孩啊。

看到他哭,我自己也很愧疚,也跟著哭,我媽媽在旁邊覺得很奇怪,怎麼會有爸爸教孩子,教到自己在哭,就把我們兩個叫過去。她跟我兒子說:「阿媽和你講,你爸爸小時候考一堆鴨蛋,叫阿媽要放到鍋子裡煮給他吃,你爸爸都沒有哭,你哭什麼哭?你爸爸考六年,六年加起來的分數總共才十分,你一次就考二十分,你有什麼好哭的?」我回我媽媽說:「媽媽騙孩子不是這樣騙的啦,這個我自己都不相信了,孩子怎麼會相信?隨便猜也有分數,怎麼可能考六年只有十分呢。」

後來我跑去問我哥哥姊姊。我姊姊為了我去學教育,是我國中一年級的導師,她講到一件事讓我孩子信心十足。她當我的導師,每次我都考零分、考二分、考三分,面子實在掛不住。有一次她監考就幫我作弊,把答案寫在一張紙條子上,然後遞給我。結果我問她:「姊姊,這要寫在那裡?」我姊姊氣瘋了,把我的課桌椅連人,腳一踢翻倒在地上,我還站起來說:「姊姊,妳為什麼打我?」

我姊姊跟我兒子說,你爸爸笨到答案給他都不曉得抄在那裡,你說要怎麼辦?所以我兒子發明一句話叫「笨吾笨以及人之笨」:我再怎麼笨,都不會比我爸爸更笨。沒想到笨爸爸也可以給孩子一點鼓勵。

吃雞腿的故事

那十分是怎麼一回事?各位如果你上網,一定會看到吃雞腿的故事,那個十分就是在講這個吃雞腿的故事。

我爸爸每次看到考卷,都會說我們有分。有一次他看到考卷真的有分,跟瘋子一樣拿著考試卷衝到外面說:「趕快來看趕快來看,我孩子真的考到分數了!」全村的人都圍在我家看那個十分,正在看著,我的鄰居跟我媽媽拜土地公回來,我爸就跟我媽講:「家裡有什麼好吃的都拿給他吃。」我媽媽那天不是塞豆干塞魯蛋給我,是把雞拿出來,狠狠剁了那個雞腿說:「拿去吃,有事媽媽負責不要怕,你吃。」

媽媽拿雞腿給孩子吃要下這麼大的決心,你知道為什麼嗎?因為我媽媽一個人煮飯給四十個人吃,你把雞腿給自己的孩子吃,晚上就鬧革命。我媽媽當然也不是省油的燈,整個下午都在磨那把菜刀,晚上面對那些抗議的人,她就拿起菜刀說:「雞是我養的,雞腿要給我孩子吃,哪一個有意見,出來溝通協調沒關係。」

我媽媽不是暴力份子,只是一個女人家在礦場裡面討生活,有時侯真的要去摶命。小孩子那懂的媽媽是拼了命才有雞腿可以吃,我蹲在門口吃那個雞腿,從來沒有拿過那麼大一支雞腿,捨不得吃下去,拿著在那裡舔啊舔啊。有個鄰居站出來抗議:「盧太太,你是沒看過分數是不是?你這樣寵孩子對嗎?」我媽回說,就是沒看過分數才這麼高興啊!他說:「你沒有看過,我拿真正的分數給你看!阿義,拿你的考卷給阿姨看什麼叫真正的分數!」

他好驕傲的,拿出來是這樣:一百分你們有沒有看過?唉唷!不小心這科又是一百分,唉唷!不好意思,這科還是一百分。拿到第四科的時候,「阿義,這科為什麼九十分?說,十分跑去哪裡了?你說啊。」有人開玩笑說,十分跑去阿偉家去了。他爸爸就翻臉囉,跟他兒子說:「我們說過了,少一分打一下。」抽了皮帶,打了他兒子十下屁股。

這個孩子蹲在門口這邊哭,我蹲在那邊吃雞腿,這是我一輩子永遠難忘的畫面,也是我永遠感恩的畫面。

他在想什麼我不知道,後來我慢慢記起來,我在想什麼。我想的是,分數一定不可以考太多,考太多會被打,因為考太多不好。他第一名考了四百九十分,原來考這麼多分數是會有悲慘命運的,第一名原來是不好的。我五十三名有雞腿吃,他第一名居然被打。

有一回我在講這個故事的時候,我一個好朋友忍不住就當場哭起來,他是一家非常大的公司的行銷總監。我以為我講錯什麼,結果他告訴我,他的媽媽是小學老師,她對他的要求不是少一分打一下,是少一分打到她爽了為止。這他可以諒解,因為每一次沒有考一百分都是粗心大意,都是不小心,都該打。

可是有一次他媽媽打他,到他這麼大他都沒有辦法諒解。他演講第一名,回家很高興跟他媽媽講,話還沒講完,他媽媽甩他二巴掌。她說:「你為什麼演講不認真?」他回答:「我很認真啊。」她媽媽更氣了,「你再說我再打!」

我不知道在座有沒有老師。當老師的小孩,其實不是什麼好事情,老師在學校拿著放大鏡看學生,回家是拿著顯微鏡耶。我相信這個老師,可能在學校有人跟她說,你女兒在學校表現不錯,可是好像沒有上次認真哦。很多父母不容許自己的孩子被別人批評,被別人說不是,所以我們其實可以理解這個當老師的媽媽。我們自己也是老師,所以對自己的孩子我們就很清楚,沒有必要讓他一百分,沒有必要讓他樣樣都好,事事都如人意。輸人家有什麼關係呢?有一些東西不行,去成就別人,又有什麼不好呢?

父母的觀點 成就孩子的自信

在孩子這樣的成長過程當中,我發現一個孩子願意為自己做最大的努力,有幾個關鍵。其中一個最大的關鍵就是自信,他相信自己很棒,相信自己是很好的,我覺得這非常重要,自信來自於那裡,不是去買書來看,看怎麼樣培養孩子的自信心。不是,孩子的自信來自父母的觀點,你用什麼觀點來看待你的孩子?你是用正向積極的來看待孩子呢,還是別人嘲弄、欺負孩子,你回來再把他打一頓?

我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,小時侯老師跟我講話我聽不懂,結果老師發飆了:「老師跟你講這麼多遍,豬也聽得懂,難道你聽不懂嗎?」我回答:「豬,我喜歡豬啊,老師,豬在那裡?」他說:「你是腦震盪的豬是不是?罵你豬你還不知道?」我還繼續問:「那個豬是黑色還是白色啊?」

他拿我沒輒,去把我二姊給罵哭了,回家她就跟我爸爸說這件事。各位想想,孩子被罵是豬,還是腦震盪的豬,如果是現在的家長可能去告老師了,或是拿著鋁棒去找老師算帳。罵我是豬不是等於罵我爸爸是豬嗎?可是我爸爸沒有,當我姊姊說老師罵我是豬的時候,我爸爸毫不猶豫的告訴她:「如果你弟弟是豬,他也是全世界最聰明的豬!」哇!我爸爸說我最聰明耶,我姊姊解釋,老師講的很難聽,說弟弟是腦震盪的豬耶。我爸說:「如果你弟弟腦震盪,別人愈震愈笨,你弟弟會愈震愈聰明。」

我父親已經過世十多年了,一直到現在,只要我有一點點灰色的想法,有一點失敗的念頭,我父親的聲音就會浮現,「偉仔,你最聰明,愈來愈聰明,全世界你最聰明。」

世界潛能大師安東尼.羅賓,有一本非常棒的書,我把他的書名引用在以我為主題的連續劇劇名,叫「喚醒心中的巨人」。每一個人內在都有一個巨人,這個巨人要被喚醒非常重要的一把鑰匙就是自信心。各位看到我的書寫了很多關於自信的建立,自信決定一切,相信你自己最棒,賞識你自己,講的都是自信。我在做潛能開發的時候就發現,只有孩子相信自己很棒很好,他才願意為自己做很大的努力。

創作者介紹

我是『劉小夜』*Night's Blog*

Night's Pixne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